瓶川

日の光捧げたい、向かう未来のため

跳坑千銃士
吃乙女向也吃腐向

猜到頭像的手是誰的話就開點文

[千銃士][スナマス]甘菊花環

*CP:スナイダー×マスター,是乙女向喔!!!
*跟目前為止的スナマス不是同一個マスター

  「喂、Master。」

  抬起頭時看見的是手上拎著玻璃瓶面帶不悅的Snider,她從頭到腳端詳了對方好一會但看不出任何傷口,對方通常只有受傷的時候才會來找自己,又或者是看見她沒夜沒日地在醫務室忙進忙出時不滿地把她趕去休息。

  「怎麼了嗎?」她問道。

  「有點事要去辦,妳跟我去。」

  她想自己疑惑的神情大概相當明顯,又或者說有些蠢。

  「放心,恭遠已經准假了。」他又補上一句,於是她沒有適當的理由拒絕了。

  她想試著拿治療的工作當擋箭牌,但拉過掛在桌邊的記事板才發現今天正好...

剛剛發現不管我發了什麼都不會出現在TAG裡(撐頰

段子(Bessville)

  他們都說不清楚是誰開始的,或許是兩人難得同房過夜(鑿於他們的任務時間相當分散)時Charleville在睡前將白得不適合持槍的手垂下床沿、而下舖的英國人從善如流地勾住他,又或許是Bess將牛奶注入瓷杯再倒入茶液溶進方糖時絲毫不差地調整成有著燦金鬈髮的法國人所喜愛的口味。

  到底是誰開始的已經很難說了,意識到時他們已經自然而然地交往了。沒有告白沒有允諾,承諾與誓言是獻給召喚並醫治他們的人的。他們之間只有愛和不多不少恰巧足以維繫兩人感情的、數百年前延展至今的恨。

  Charleville擦拭著自己的槍身,並在對方換上寬大睡衣鑽進棉被前湊過去討了個吻,一人一個啄在頰側,然後Charleville...

段子(Chassnider)

  當Chassepot湊過去的時候他稍稍僵硬了幾秒鐘才放鬆身體,對方將他的沉默視為默許而他並無意見,於是他們兩個在寬闊的宿舍樓頂擠在一起,背脊貼著胸口,如果四周再安靜一些又或者他腦內的嘈雜能夠休止,那麼他們將能夠聽見對方的心跳。

  Chassepot沒有說話只是挪動著腿讓對方被自己整個包著,他的吐息和他的體溫一樣燙人,但不排除是剛出浴室便帶著溼漉頭髮和半乾的身子爬上屋頂吹風的Snider體溫過低。Snider的腳垂在屋頂的邊緣晃呀晃,玩弄著有些鬆的便鞋,毫不在意地將它脫落在地,反正待會再下去撿就好。由於基地的大家都是成年人(即使是體型嬌小的銃士們也有著大人的腦袋),為了節省建築用的木材恭...

[千銃士][シャスマス]01. 傾向一邊的雨傘

*CP:シャスポー×マスター,是乙女向喔!!!

*跟上次的シャスマス同一個マスター


  下起雨時她原先想著就這樣跑回基地也沒什麼大礙,畢竟懷裡的不是麵包乾糧這類不能淋到雨的重要物資,只是些蔬菜水果,帶回去之後即時拿出來擦乾也就不會爛在袋子裡了。於是Ursula拉緊了長及膝蓋的鼠灰斗蓬在雨中奔跑起來。

  一開始只是令人煩躁的綿綿細雨,伴隨因水氣蒸發而一同帶上的熱氣使空氣變得沉重悶熱,細小的水滴沾溼她的瀏海於是她空出一隻手撥開。當她移動至基地外數百公尺的地方時雨勢突然地轉大,打在樹葉...

[千銃士][アイエフ]Scarlet

*CP:アインス×エフ

*噗浪點文。TAG:甜點、花、禮服

內有男性角色的女裝

  F對於自己和兩個哥哥在一些細小的地方有著差異這點是有著相當程度的認知,當然不是頭髮或長相身高等等顯而易見的差異,而是更加抽象而難以化約成一句話的那種概念上或者說想法上的差異。

  大概是尚未剔除乾淨的人性作祟也說不定,至少當他以半開玩笑的親吻開啟與Michael的對話時得到的是這樣的答案。蒙著眼的青年最開始的問題是為什麼,而F的答覆是不為什麼,於是青年溫婉地笑著說道「F真像個人」。風輕雲淡的一句話讓F一下子維持不住面上神情,若非面前的人是自己的同僚他大概會直接甩上一個耳光,但說出這句話的是Michael...

[千銃士][ラプアレ]遙遠的世界裡套娃微笑著

*CP:ラップ×アレクサンドル

*噗浪點文。TAG:白兔、人偶、童謠

*Alexandre常說的「ラップ殿」暫時轉譯成「Rapp閣下」



  Alexandre把劈好的小塊木材帶回房裡時並沒有注意到正要從走廊轉角過來的Rapp看到了他的舉動。把柴火帶回去私用並不是什麼大事,Alexandre也不是第一個這麼做的人,只是他太過鬼祟的行動引起了對方的留意。想著該找個時間去問個清楚,Rapp一邊翻著口袋內的記事本排定接下來要辦的事情的順序,剛結束任務回來Napoleon就把他拖進會議室開始下一場大規模行動的策劃,他只來得及脫下大衣,索性身上的傷在回來的路上Master就治療過了,否則...

[千銃士][シャル+スナ]黏上嘴角的糖屑與柴魚

*組合:シャルルヴィル+スナイダー(不是CP)

*靈感來自這次活動【宵闇の空に花は咲き】,不過寫到最後偏題了(




  猶豫了許久之後Charleville才轉過頭去詢問已經無聊得開始算起一旁攤販掛在架子上的面具數量的Snider,「我想去買蘋果糖,你要吃嗎?」

  即使是習慣了Bess沒好氣回應及Rapp看不出情緒的嚴肅態度的Charleville仍是在對方寒冷視線的注視中有些撐不住面上微笑,倒不是他真的不喜歡Bess的這個後輩,單純只是對於那樣冷漠(或說是高傲也無妨)的姿態感到不適應。他和自己的後輩相當不同,Chassepot頂多算得上是嘴上不饒人,但是行為或者態度上並不真的那麼與人...

[千銃士][シャススナ]神明不存在的地方

*CP:シャスポー×スナイダー

*靈感來自這次活動【宵闇の空に花は咲き】


  Chassepot並不擅長找人,但他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找人。雖然不想承認但是Dreyse和Lorenz在這方面確實比他更熟練,他後來得出的結論是曾作為獵槍使用的人大概對於這種任務比較有經驗,追蹤痕跡和直覺什麼的。有些事情他就算怎麼努力也不可能累積到那麼多的經驗,那是時間使然,雖然不甘心也只能認命。當他終於找到半途和其他人走散的Snider時已經接近午夜了,地點則是在距離祭典場地不遠的山坡上的小型神社中,對方就...

[千銃士][英兄弟]墨黑金魚沉於水中

*組合:エンフィールド+スナイダー

*靈感來自這次活動【宵闇の空に花は咲き】



  「真難得啊,你居然沒在Brown Bess旁邊。」瞄了一眼走在自己身邊的哥哥,Snider如此說道。

  「沒辦法,這次的遠征任務正好輪到前輩啊。」Enfield雙手背在後腦,半仰著頭重重嘆了口氣。原本的確是打算和前輩來逛的,沒想到不巧碰到任務,雖然Rapp先生提早結束任務回來,但他可沒有那個膽子拜託前輩做同樣的事。

  Snider喔了一聲沒繼續接話。這種事自從被召喚出來之後他已經逐漸習慣了。他對同是英國出身的大前輩沒有什麼意見,舊式就是舊式,不管Enfield多崇拜他都不會改變這個事實,就像不管自己的...

[千銃士][スナマス]夜空之下,花火燦爛

*CP:スナイダー×マスター,是乙女向喔!!!
*有點點OOC,今天的スナマス也在進行人類與槍的辯論(
*マスター的名字 :Althea。設定日後慢慢補全
 跟目前為止的スナマス同一個マスター




  「結果還是做了嗎?」穿過鳥居時Snider看著對方身上衣服的花紋說道。

  「原本是想著看誰的布料有多再拿來做,不過Ekaterina很堅持所以就去挑了布。店家說這塊布只剩這些所以算便宜一點。」Althea指了指有些短的衣襬,「不過這樣比較方便行動所以也挺好的。」

  他安靜了一會但沒說什麼,於是兩個人沉默地沿著石板步道往燈火通明的攤販區走。

  這個場景對於Snider...

[千銃士][スナマス]12. 「沒關係的。」

*CP:スナイダー×マスター,這次是乙女向

*這次的Master和前面スナマス的Master是同一位,Althea;關係是交往中,所以會比之前的情況更明顯的親密

*題目取自男友力三十題


  「Master⋯⋯真的要剪掉嗎?」Cutlery抓著對方直直垂下的長髮為難地看著鏡子裡Althea的眼睛。

  「沒關係的,頭髮還會再長啊,再說頭髮太長的話洗完頭等它乾很花時間。」她笑了笑,說不上原因但是看著Cutlery會讓她產生自己有個弟弟的錯覺,和Nicola或Noel的感覺不太一樣。...

雖然寫了但其實活動sp的スナイダー還是沒有來(´・ω・`)
不過如果平常的誘う會出現的話,大概就會不介意了

[千銃士][エン+スナ]06. 過馬路時輕輕扣上手腕的那隻手

*組合:エンフィールド+スナイダー,不知為何變成普通的兄弟互相傷害ㄌ

*抽不到而寫系列之三;有點OOC,第一次寫Enfie覺得很新鮮,不小心就變成苦勞人了

*題目取自男友力三十題


  小時候確實常常發生這個狀況:在等待燈號改變時Snider只是安靜地站在他旁邊,似乎完全放空地注視著四周的行人和櫥窗,但是燈號一變成綠燈時Enfield的手就會被對方牽住,還相當纖細的手指握著他的無名指和小指,明明沒有看著哥哥卻能準確跟上Enfield比他更大一些的步伐。...


[千銃士][シャススナ]03. 晚安

*CP:シャスポー×スナイダー,這次是腐向

*抽不到而寫系列之二;有點OOC,不過自己覺得有比之前順手一點了

*題目取自男友力三十題


  當Chassepot在森林裡發現Snider時,後者緊蹙著眉全身緊繃地靠在樹幹上熟睡著。他不確定該不該叫醒他,但以對方以往的警覺性來說被接近到這個距離應該早已起身而不是繼續耽溺在睡眠中。從對方的反應來看如果不是生病就是做了惡夢。作為有一定程度經驗的人,Chassepot遲疑地搖醒他;Snider睜開眼時還不太能聚焦,但至少能看出他面前的人並未戴著...

[千銃士][スナマス]June bride makes eternal fortune.

*CP:スナイダー×マスター,是乙女向喔!!!

*仍然是因為抽不到所以寫了;大概還是有點OOC,就當Snider正在變得像人類吧(#

*寫著覺得マスター沒有名字有點不太習慣,所以給了她名字 :Althea。設定日後慢慢補全
 暫定跟上次的スナマス同一個マスター


  為反抗軍成員演練的婚禮結束後Althea坐在一旁山丘上的長椅把玩著Ekaterina不久前戴到她頭頂著頭紗,紗質布料在近距離看的時候能夠看出歲月流逝造成的些許泛黃,大約是繼承自母親的珍貴物品也說不定。將頭紗折疊起放在腿上,遠方Ekaterina穿著婚紗卻和穿著潔白西裝的Napoleon...

[千銃士][シャスマス]25. 因為你而留下的細小傷痕

*CP:シャスポー×マスター,是乙女向喔!!!

*因為狀態很差所以來寫甜甜的東西

*寫著覺得マスター沒有名字有點不太習慣,所以給了她名字 :Ursula。設定日後慢慢補全

 暫定跟上次的シャスマス同一個マスター

*題目取自男友力三十題


  Ursula的手上總是有傷痕。除了手背上在治療過程中總會因為不可解原因而裂開的傷口,還有一在處理基地事務的過程中弄出的傷痕,整理病歷和在廚房打下手的時候劃傷手指只是小事,另外有一些則是由來神奇得讓其他人無從評論的傷口。跟Margarita...

[千銃士][スナマス]失眠的副作用是感冒

*CP:スナイダー×マスター,是乙女向喔!!!

*因為抽不到所以寫了;真的抓不穩Snider的性格所以這次大概、違和感會很驚人orzzz

  當Master絕望地從行軍床上爬起來,努力不弄醒醫護室裡休養中的Hall,拖著腳步爬上屋頂時,不意外地差點踢到Snider的腳底。這不是他第一次躺在屋頂上,也不是她第一次在這裡撿到他(撿這個字眼沒什麼大問題,除了Snider現在是人形之外)。

  「妳怎麼上來了?身體差的人就待在室內。」Snider往旁邊挪了一點空間給對方。

  對於對方一如往常的不耐態度已經習慣的Master只是翻了個白眼,從善如流坐下並喬了個舒適的姿勢,「來確認你不會把自...

[千銃士][シャスマス]止痛藥與過熱的夏季

*CP:シャスポー×マスター,是乙女向喔!!!

*因為抽到了活動Potty所以產糧;雖然看了親密度劇情但覺得還是OOC


  當Master跟著剛結束護送任務的其他隊員回來時,她並沒有預料到出現在醫護室的Chassepot,因此當她開燈時被躺在床上的人嚇了一跳。


  並沒有變回原形說明並不是太嚴重的傷,而目測看起來也沒有外傷。按Chassespot過往的情形來看應該只是頭痛,但這一切得等他醒來才能確定。一邊猶豫著要不要叫醒床上休息的人,她翻找著收在檔案櫃裡的病歷,確認上次頭痛發作的時間跟開給他的止痛藥劑...

[千銃士][ベスシャル]夜舞

*CP:ブラウン.ベス×シャルルヴィル
 中文譯名分別採用貝斯和沙勒維爾

*和映晴的互相投餵,因為很餓所以自己產糧,只是想看他們跳舞
 親密度劇情都沒看完所以大概有點OOC orz

*私設他們原先待在同一個博物館並且互相認識,可以變成人形

  當他們經過掛滿波斯氈毯的廳廊時,沙勒維爾突地伸手拉過一旁始終繃著臉的英國人的手,把他拉到寬闊大廳的正中央。褪下手套的手掌覆著繭,這點兩個人是相同的。對此沙勒維爾頗有微詞,自從在博物館醒來後他不只一次在透著月光的玻璃圓頂下看著自己被照得蒼白的手上或新或舊的疤痕嘆氣,有的時候貝斯只是在旁邊一言不發地看著,或者說些那是榮耀的痕跡這樣的話,或者乾脆...

在猶豫要不要把千銃士相關也在這邊一起發(思考

發完文覺得哪裡不對勁去查了一下,原來時音才是主流嗎!!!

[うたプリ][音トキ]一勞永逸的替代方案是臨時標記

*音A時O;ABO世界觀、私設如山,背景是他們的學生時代

*嗨我又寫了Roulette喔(⋯)請相信我的主推真的是財閥(然而下一篇預定是古典組無差#

*自己覺得トキ寫的比おとやん好,換句話說這次OOC的是おとやん(#

 只是想發糖所以發了糖(=沒有肉

 因為寫的時候昏昏欲睡所以很多bug 

*依舊想要評論


  時矢走回房裡時神情不太對勁,看起來像發燒一樣滿臉通紅地冒著冷汗,嚴重的程度讓他原先戴著耳機試圖在打瞌睡前填出歌詞的室友匆匆摘下耳機上前給予關切。


  「時矢你還好嗎?該不會是發燒?臉很紅哦。」音也伸手接過對方...

財閥大概就是,一個人負責開戰一個人負責應戰

想試試看銀河鐵道之夜風格(思考
讓那月搭上列車,遇見各式各樣的人事物,奇怪的幻想的透明的超現實的
大概會融合一點銀河鐵道999的風格…惆悵感,也許
回到家鄉的時候只見河道上搜索船的探照燈迷茫刺目,遙遠得像鐵道旁路燈,最後迎來的是腫脹得看不清表情的XXX
方才還坐在身邊的,一起看著捕鳥人迎接紙鶴的XXX
或許可以試試看變成長篇,但先從短篇著手也不錯

[うたプリ] [Roulette] 兩個草莓泡芙不行的話,一個半總會成功的

*Roulette無差;兩個人一起穿女裝
*明明主推是財閥但是第一個寫了Roulette覺得心情複雜w
*試圖讓ST☆RISH和QN11個人都出場,但是ミューちゃん只活在對話裡而ランラン根本沒出現(´・ω・`)
 れいちゃん的各種暱稱跟口癖難以駕馭…qwqq下次會再努力的…qwqqqqq!
*覺得稍微有點OOC以及還能再寫得更好,並且想要評論qwqqq

  「不我說真的,他可是一百八十公分以上的大男人喔,真的沒問題嗎?」休息室裡,翔看著衣架上頭的衣服對於社長的腦迴路感到深深的懷疑。
 
 
  「有什麼關係嘛,雖然翔這樣小小隻的很可愛,但打扮好的話就算是時矢也會很可愛的。」那月看起來已經稍微興奮起...

脑袋里挥之不去的莲真时大三角…
想写又怕OOC,蠢蠢欲动地朝角色受伤的路线前进…(雷包#

段子(2018.03.27)

*就是個練習,試圖讓主頁多點東西
*暫定蓮真,如果有寫完

  「沒想到人生第一次到遊樂園來居然是和你一起嗎?」

  帶著附上藍紫色魔法師尖帽的老鼠耳朵的聖川嘆氣,雖然已經是既成的事實但和神宮寺出門果然不是普通的讓人難以忍受。

  「這是我的臺詞喔?要是可以的話我也想和可愛的lady逛遊樂園啊。」但誰讓他原先的遊伴在今天臨時有急事呢。「不過話說回來你還真的是第一次到這裡來啊,這裡可是很有名的遊樂區啊。」雖然原先是想維持不滿的表情到最後的,但是對方一臉嚴肅的模樣頭上卻帶著有亮片裝飾的老鼠耳朵實在太有趣了,這不能怪他憋不住笑出來。

  「……是的,雖然爺爺曾經試圖偷偷帶我來,但才剛到車站就被父親知道了,最後當...

©瓶川 | Powered by LOFTER